毒品审判案例大图一

甘肃省委原副秘书长戴炳隆受贿一千万余元,一审获刑11年

  “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号12月29日消息,2018年12月29日,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甘肃省委原副秘书长、甘肃省信访局原局长戴炳隆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公开宣判,对被告人戴炳隆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三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50万元。对戴炳隆受贿所得赃款赃物、来源不明巨额财产,均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经审理查明,2004年2月至2012年11月,被告人戴炳隆在担任庆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庆阳市委常委、副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承揽工程、职务提拔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706.3122万元。另被告人戴炳隆尚有财产311.78611万元,不能说明来源。

  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戴炳隆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已构成受贿罪;被告人戴炳隆家庭财产和支出明显超过其合法收入,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鉴于被告人退缴部分赃款赃物且有一定悔罪表现,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法律拓展】

  1、走私毒品罪的既遂与未遂 。走私毒品主要分为输入毒品与输出毒品,输入毒品分为陆路输入与海路、空路输入。陆路输入应当越国境线、使毒品进入国内领域内的时刻为既遂标准。海路、空路输入毒品,装载毒品的船舶到达本国港口或航空器到达本国领土内时为既遂,否则为未遂。

  2、贩卖毒品的既遂与未遂 。贩卖以毒品实际上转移给买方为既遂。转移毒品后行为人是否已经获取了利益,则并不影响既遂的成立。毒品实际上没有转移时,即使已经达成转移的协议,或者行为人已经获得了利益,也不能认为是既遂。

   3、运输毒品的既遂与未遂 。行为人以将毒品从甲地运往乙地为目的,开始运输毒品时,是运输毒品罪的着手,由于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没有到达目的地时,属于犯罪未遂;毒品到达目的地时是犯罪既遂,到达目的地后,即使由于某种原因而将毒品运回原地或者其他地方时,也是犯罪既遂。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数量折算问题 司法实践中如何进行毒品数量折算:

  对不同种类的毒品进行数量折算,使各地司法机关在实践中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有利于罪刑法定原则和罪刑相适应原则的落实,有利于对毒品犯罪的打击,也有利于维护司法的统一性和权威性。笔者认为,目前司法实践中涉及毒品犯罪的数量问题应按以下几种方法进行数量折算:

   (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同一种类的毒品犯罪的毒品折算 。如该种毒品为现行法律和司法解释已经规定量刑数量标准的,按照刑法、司法解释等规定适用刑罚,如该种毒品属于未明确规定量刑标准的,我们可以根据毒品数量折算标准将其折算成海洛因的相当值,再综合考虑其他情节,参照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海洛因的相当值予以量刑处罚。

   (二)走私、贩卖、运输、制造两种以上不同种类的毒品犯罪的毒品折算 。对于走私、贩卖、运输、制造两种以上不同种类的毒品犯罪,在司法实践中可以分为以下几种情况进行处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47条。第三百四十七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二)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

  (三)武装掩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

  (四)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

  (五)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不满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返回顶部

咨询电话 13584078800
联系邮箱 1606399273@qq.com
联系我们联系律师
微信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