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审判案例大图一

兰州宣判一批毒品案 集中惩治13名毒枭以作警示

  近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4起贩卖、运输、制售毒品案件集中宣判。这4起案件里涉案的13名毒贩,法院分别对他们以贩卖、运输、非法持有、制售毒品罪进行宣判,其中死刑1人、死缓3人、无期徒刑4人、3至15年有期徒刑5人。

  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长赵金荣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介绍,今年1-5月份,兰州法院系统共受理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553件,涉案人数642人,结案429件478人,非法持有毒品13件,涉案人数13人,结案9件9人,容留他人吸毒罪7件,涉案人数7人,结案5件5人。

  特别是6月“禁毒月”以来,兰州法院受理涉毒案件29件,涉案人数69人,结案17件31人,已生效16件23人,其中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以上23人,重刑率达100%。

  赵金荣透露,近年来兰州市毒品案件呈现以下特点:案件总数仍居高不下,毒品案件数量占当地刑事案件数的18%;零包贩毒案件数量仍然巨大;大宗毒品案件时有发生,受贩毒暴利的驱使,贩毒者抱着一夜暴富的心理,铤而走险,特大数量毒品交易,时有发生;新型毒品案件呈逐年增长态势。受制造工艺相对简单、青少年对新型毒品危害性认识不够等因素影响,冰毒、摇头丸、K粉等新型毒品案件数量逐年增长;毒品再犯比例较大,基于毒品犯罪渠道隐秘、犯罪分子警惕性较高等特征,毒品犯罪中再犯比例一直较高,尤其是以贩养吸毒品犯罪案件中尤为严重。

  目前,毒品犯罪已从过去的传统毒品海洛因逐步向新型毒品冰毒、摇头丸、氯胺酮等转变,并且形式多样,以茶叶、咖啡、速溶饮品的包装作“掩护”。

  赵金荣表示,兰州市中院之所以对涉毒案件集中进行公开宣判,旨在对外宣传毒品危害,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共同参与防毒、禁毒、惩治毒品犯罪的行动,特别是要让广大青少年远离毒品,自觉抵制毒品。(完)

  【法律拓展】

   毒品犯罪为何屡禁不止?

  当前,禁毒形势十分严峻,全国仅仅登记在册吸毒人员已达258万人,每年因吸毒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5000亿元,间接损失过万亿。这么庞大的毒品数量,就究竟来自何方呢?

  2013年末广东警方组织发起了显示版“雷霆行动”,清扫了博社村的数量庞大制贩毒组织。广东警方在时机成熟的情况下,出动三千余警力在凌晨清剿博社村,一举摧毁18个特大制贩毒犯罪团伙,抓捕182名网络成员,缴获2925公斤冰毒、260公斤K粉和过百吨制毒原料。

  由于新型合成毒品的合成工艺十分简单,仅要一张配方、比较简单就能找到原材料和几个烧瓶烧杯就能制作,这对那些法律意识淡薄、文化程度不高同时又怀揣着一个一夜致富梦的人来说,无疑是一条发家致富的好“路子”。

  毒品的暴利同时助长了那些贪婪的犯罪分子的铤而走险的“决心”。

  因此,就形成博社村这种家庭作坊式的毒品“生产基地”。 透过这个事件我们禁不住回想,到底像博社村这个错落到底全国到底还有几个?

    我国刑法规定:

  第三百四十七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不满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第二款、第三款、第四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十二省、自治区法院审查毒品犯罪案件工作会议纪要》关于判处死刑案件的数量标准问题第二条第一款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即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1千克以上,海洛因50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武装掩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以暴力抗拒 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处15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这个规定是人民法院对严重毒品犯罪分子 决定量刑的法律依据。

  我国刑法对毒品犯罪的规定,已经十分严格,例如只要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无论数量多少都要定罪,再如,上述情节如果是海洛因的话是直接可以判死的。社会大众对于毒品深痛恶觉,多数呼吁加大对毒品犯罪的处罚力度,然而站在法律看问题,应不应该在量刑上加大对毒品犯罪的量刑呢?

  多年来司法实践已形成了一些毒品犯罪量刑的共识和经验,但如何在毒品犯罪量刑中贯彻罪刑均衡原则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做到罚当其罪,仍需要进一步研究和探讨。

  毒品数量直接反映出毒品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程度,对定罪、量刑均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在某些毒品犯罪中,如非法持有毒品罪、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罪,毒品数量具有犯罪构成要件意义,未达到一定数量标准就不能定罪 毒品数量是决定刑罚轻重的重要情节。刑法分则根据毒品数量大小,规定了不同的刑罚幅度。确定了毒品数量,就可以直接依据刑法分则的具体规定找到对应的法定刑幅度。

  根据情节的不同,让量刑呈现一个平顺合理的梯度,这样才符合刑法罪行相适应的原则,同时也才是法的正义性的体现。

  虽然从刑法分则的相关规定看,数量是决定刑罚轻重的重要情节,但不能由此认为毒品数量是量刑的惟一标准,因为对任何犯罪的量刑,都要在分则具体规定的幅度内,同时运用总则相关规定来确定。“刑法总则存在许多一般原则、一般概念的规定。这些一般原则、一般概念的规定不仅指导总则的规定与对总则的解释、适用,而且指导分则的规定与对分则的解释、适用。所以,在解释分则时,一定要以总则的规定为指导。”①刑法总则关于量刑的规定有第61条的量刑根据和第5条的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以及一些法定情节。因此,对毒品犯罪的量刑,决不能惟数额论,既要考虑毒品数量,也要考虑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危害后果、主观恶性等多种因素,特别是自首、立功等法定情节以及酌定量刑情节,如犯罪动机、目的、手段、认罪态度等。当前,各类犯罪的量刑整体上存在着偏重数量、对影响被告人罪责的个人情况考虑不够的现象,需要逐步扭转。

返回顶部

咨询电话 13584078800
联系邮箱 1606399273@qq.com
联系我们联系律师
微信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