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法律法规大图一

近3公斤毒品海洛因混在羊肠中 临夏两男子犯运输毒品罪被判无期

  客货车里有猫腻,表面看起来装着羊肠,实则暗藏毒品近3000克。5月31日,记者获悉,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公布,两名被告人犯运输毒品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6年8月份,广河县公安局侦查人员在工作中发现:家住和政县新庄乡光明村的张由努思有贩卖毒品的嫌疑,其与东乡县果园乡石拉泉村的马某、和政县吊滩乡中心村的马俊频繁联系,3人有贩卖毒品的嫌疑。2016年8月3日下午5时许,侦查员在临夏市尕丁家大桥下,从一辆客货车前抓获嫌疑人马某,另一组侦查员继续在尕丁家大桥下蹲点守候,随后抓获马俊。警方从客货车内查获5个白色塑料桶,经察看塑料桶内有羊肠和毒品可疑物。

  案件移送法院审理后,经审理查明:2016年8月3日,受张由努思(批捕在逃)指使,被告人马某、马俊商议后,马某从张由努思的住处携带毒品海洛因,马俊驾驶张由努思借来、装有羊肠的客货车一起到临夏市快速通道一废弃沙厂,将4块毒品海洛因混装入装有羊肠的塑料桶内。后二人驾车至临夏市西客站购买了前往新疆的车票,欲将毒品运输至新疆。由于客车尚未进站,羊肠未能装车。下午5时许,民警从临夏市尕丁家大桥下将二人抓获,当场从塑料桶内查获外用黑色塑料胶带包裹的毒品海洛因4大块。经计量并鉴定,上述毒品净重2956.4克,海洛因含量分别为55.01克/100克、34.42克/100克、41.39克/100克、54.42克/100克。

  原判认为,被告人马某、马俊的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一审以运输毒品罪,判处被告人马某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马俊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查获的被告人作案工具手机3部,予以没收。

  宣判后,马俊提起上诉。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上诉人马俊所提意见不能成立。法院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拓展】

  1、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冰毒)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从上述规定的字面上看,似乎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达到五十克就可能判处死刑,实际不是这样的。这里所说的五十克毒品,在没有其他从重或者从轻、减轻情节的情况下,通常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而不能判处无期徒刑,更不能判处死刑。

  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如同其他犯罪立案标准一样,是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根据本地惩治和预防犯罪的需要确定的。例如,云南省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达到五百克以上可判处死刑;而在辽宁省,同样情况,三百克以上就可以判处死刑。这个数量就是在法律文件中所说的各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

    2、毒品犯罪具有很强的地区性特点 ,要正确掌握毒品犯罪的死刑数量标准,应当结合本地毒品犯罪的实际情况和依法惩治、预防毒品犯罪的需要,并参照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典型案例,恰当把握。

  为了慎重掌握死刑数量标准,各地都有进一步的详细规定。如辽宁省规定,对于单纯为了赚取运费为他人运输毒品的初犯、偶犯等,考虑其主观恶性相对较小,应当与走私、贩卖、制造毒品犯罪有所区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数量标准掌握在海洛因、甲基苯丙胺600克以上为宜,同时要综合考虑被告人的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等各种情节加以处罚。

   3、“摇头丸”是一种混合类毒品 ,大多含有甲基苯丙胺,但毒品含量相对较低、危害性相对较小。根据辽宁省的规定,对于走私、贩卖、制造含甲基苯丙胺的“摇头丸”犯罪,含量在25%以上的,视为刑法中规定的“甲基苯丙胺”,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按照300克以上掌握;含量在25%以下的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掌握在1000克以上。对于运输含甲基苯丙胺的“摇头丸”犯罪,含量在25%以下的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掌握在1500克以上。

  毒品数量是判处死刑的重要标准,但不是唯一标准。是否判处死刑,应当综合考虑毒品数量、犯罪情节、危害后果、被告人的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以及当地禁毒形势等各种因素,做到区别对待。

  有的虽然没有达到可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但是具有毒品犯罪集团首要分子、武装掩护毒品犯罪、暴力抗拒检查、拘留或者逮捕、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等严重情节的,也可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与此相反,有的毒品犯罪虽然达到了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但具有下列情形的,可以不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

  (1) 具有自首、立功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的;

  (2) 已查获的毒品数量未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到案后坦白尚未被司法机关掌握的其他毒品犯罪,累计数量超过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

   (3) 经鉴定毒品含量极低,掺假之后的数量才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

   (4) 因特情引诱毒品数量才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

   (5) 以贩养吸的被告人,被查获的毒品数量刚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

   (6) 毒品数量刚达到实际掌握的数量标准,确属初次犯罪即被查获,未造成严重危害后果的;

   (7) 共同犯罪毒品数量刚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但各共同犯罪人作用相当,或者责任大小难以区分的;

  (8) 家庭成员共同实施毒品犯罪,其中起主要作用的被告人已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其他被告人罪行相对较轻的;

   (9) 其他不是必须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

  此外,对于仅有被告人口供与同案被告人供述作为定案证据的,对被告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要特别慎重。

返回顶部

咨询电话 13584078800
联系邮箱 1606399273@qq.com
联系我们联系律师
微信微信